最新消息:合盈国际平台主打原创短篇文学,集伤感文章、情感日志、心情日记、散文精选、诗歌大全、经典语录,精美文章以及短篇小说为一体,合盈国际官网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学习合盈国际注册交流平台。

伤感故事

伤感故事提供各种伤感的小故事在线阅读欣赏,有爱情故事,非主流情感故事等。

寒冷的雨夜泪水在思念中流淌时间都知道
伤感故事

寒冷的雨夜泪水在思念中流淌时间都知道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03浏览 评论

静静地剪一缕思念放飞在午夜;默默地拽一丝牵挂抛向于你离去的方向。数点往事记忆,思绪如浪如潮,轻轻地扣响我柔软的心弦,回味着你清晰熟悉的面孔,对你的牵挂与思念如此伤痛。这寒冷的雨夜,宝贝伦子,你可安好! 窗台那株茉莉花枯黄的花瓣,早己凋落在冰...

回扣舌尖上的家乡
伤感故事

回扣舌尖上的家乡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60浏览 评论

刚听朋友说有个叫赵四因吃回扣而进去了,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,很为他而感到惋惜,那么认真工作的一位好同志,怎么就被判刑进去了呢? 赵四二十年前毕业于某中专学校,通过国家正式分配被安排到了某乡镇事业单位农业部门工作。二十年来,他勤勤恳恳,任劳...

如今的人生全力以赴
伤感故事

如今的人生全力以赴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92浏览 评论

又是一个周末的夜晚,静谧而美好,窗外没有月光,小小猜想,现在是冬天,外头一定吹着刺骨的寒风,只想想就能让她打一阵子寒战。她是最怕冬天的了。 楼上传来邻居来回走动的声音,似乎很是忙碌,脚与地板摩擦的声音在这样的夜晚尤其突兀。这是一栋政府投资建...

【那座城市】嗨,傻子态度决定高度
伤感故事

【那座城市】嗨,傻子态度决定高度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65浏览 评论

想起你我的第一次见面,你穿着一件荧光绿的外套,出现在我们几个新来的面前,那时候的我想说,嘿,这个男的,长得挺帅!当时没有什么想法,纯粹以为你是其他同事的朋友,过来玩的。后来我们领导问我有没有男朋友,我说没有,出于一种刚来这座城市多认识个朋友...

我多希望那个孩子是你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
伤感故事

我多希望那个孩子是你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97浏览 评论

我以为我猜中了开头和结局,却不曾知先开口的人是我。宋铁喃喃地念出那一句话来,提起裤脚,砸在地上,哐哐地发出声响来。 我们一群人坐在火堆旁围观他,看着跳舞的火焰在漫天起舞,看着粗糙的他在冷冻成灰。他颤巍地停了下来,一侧目扫在我们的脸上。我吐了...

阿南王夫人
伤感故事

阿南王夫人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62浏览 评论

阿南出生在秦岭深处的一个小山村里,那是个有着青山绿水环绕的地方,据说在古代还是个兵家必争之地。 阿南出生那年夏天,雨水特别多,暴雨持续下了三天三夜,最后,洪水淹没了整个山村。可是阿南却在母亲肚子里闹腾着要出生,眼看阿南的母亲哭喊着要临盆了,...

那座城荣哥
伤感故事

那座城荣哥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64浏览 评论

那座城 梁时 在那座城,总有一些事萦绕着在我的脑海,挥之不去,砍之不断。有喜的,也有悲的,但是被一座座的高楼大厦重重压在底,而每一个窗子,像是不甘窒息,张着口挣扎喘气。我多少次站立在马路旁,很想奋力冲破重重的包围,可是却又那么无力。 在这座城...

(4)母子之隙相由心生
伤感故事

(4)母子之隙相由心生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36浏览 评论

从今年的三月份开始,每到周一晚上六点,我都去东屋邻家参加《圣经》的学习。 这是个基督教的敬拜学习小组,有六个人:东屋的张姐,七十三岁;马淑珍大姐,七十七岁;杨桂琴,五十多岁;孙丽敏,五十多岁;李桂杰,六十七岁,外加我,六十五岁。 后来,马姐...

爱你,但已太晚老舍月牙儿
伤感故事

爱你,但已太晚老舍月牙儿

admin织梦58 2019-06-18 172浏览 评论

知道吗?多想你能陪着我一起看日出,一起看日落,但我知道永远不可能了,你带着我给你的爱离去,留下的只是我悲伤孤独的身影。 多想忘记你,忘记你曾经在我的生命中出现,忘记有关你的一切,如果你知道我爱你如此深你还会这样选择伤害我吗? 我知道你虽然离...

在你生命的长河里,总是会有这么一只狗狗存在关于大海的诗歌
伤感故事

在你生命的长河里,总是会有这么一只狗狗存在关于大海的诗歌

admin织梦58 2019-06-18 71浏览 评论

有一种喜欢,是那种求而不得的珍惜。就好像,你久久的喜欢一个人,却不能用真心去表白,一直暗藏在心里,一直默默的守护,只是希望能够彼此相伴便是最好的结局。 初次遇见的印象,可能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事物本身对你的吸引力。它没有名字,他们总是会很胡乱...